九城之殇:从巅峰到退市警告

  文/游戏陀螺 ?猫与海、静阳

  导读:

  魔兽之于九城,既是天使,又是魔鬼。还有一个因素之于九城,亦如此。

  一、九城之殇:从巅峰到退市警告

  十余载前,九城将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游戏《魔兽世界》引入中国,打开中国网络游戏新世界的大门。十余载后,历经风雨浮沉重新回到人们视野的九城,今日过得如何?

  2015年底,九城以天价拿下了《穿越火线》的IP。但近日,由于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而面临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据媒体报道,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九城必须截止在2017年8月21日之前达到最低市值要求,并且要连续十个工作日内保证市值不低于1500万美元。如果九城在合规期到期前未能重新遵守该规定,届时就将收到被纳斯达克除名的通知。

  这是第九城市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图,股价的最高段恰是九城运营《魔兽世界》期间。

  九城之殇丨游戏陀螺

  (第九城市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

  而笔者在今天查询了九城的股市表现,发现其近来几天的股市表现有所回暖。而另有传闻消息称九城将启动新一轮融资。

  这家21世纪初曾引导中国首批赴

印度神油美上市浪潮,凭借引入运营《魔兽世界》称霸中国网游时代的游戏霸主究竟是怎么由盛转衰?曾经迷失方向的九城能否再次出发,寻回曾经的辉煌?

  二、“赌徒”朱骏:我是朱骏我怕谁

  “《魔兽世界》与申花,不管搞得好不好,都是我搞的。”——这是朱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段自述。当被问及哪一款产品会是《魔兽世界》、申花之后的下一个品牌时,朱骏反问记者:“你觉得会是什么?”随后,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

  这就是朱骏眼中的自己,自信、狂妄,十足的赌徒气质。

  1、赌对《奇迹》,九城崛起

  1998年,朱骏以50万美元资金在香港注册了名为“Gamenow”的外资公司,在中国创建了虚拟社区GameNow.net(后更名为“第九城市”),成为开创中国虚拟社区的第一人。

  2002年,当时还是属于名不见经传的第九城市(下文简称九城)凭借独家代理韩国WEBZEN公司的《奇迹MU》一跃成为当时业内与代理《传奇》的盛大分庭抗礼的公司,而当时37岁的九城董事长朱骏也成为继陈天桥之后第二位跻身于福布斯亿万富翁榜的中国游戏业界人士。《奇迹MU》在2003年预计为九城创造了近6亿人民币的收入,直逼2003年盛大《传奇》的8亿收入。

  2、赌对《魔兽》,一个时代

  但当时的朱骏明白仅凭借一款游戏和盛大抗衡并没有绝对优势,另外,也因为游戏本身的设计问题和九城运营经验不足导致外挂泛滥,到2004年初的时候《奇迹MU》在市场上已经表现疲软 。因此,在内忧和外患的双重刺激下,2004年初当暴雪带着《魔兽世界》意欲进军中国市场时九城义无反顾冲了上去。2004年4月,九城宣布与维旺迪旗下的暴雪娱乐签约,取得顶级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在中国地区的独家代理运营权。

  2004年12月16日,九城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上市,只比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网游运营商盛大晚了半年。这一天的九城,绽放着最透彻的自信和光芒:开盘价19美元,发行当天上涨23.53%,报收21美元,成功融资逾1亿美元,一切都那么美好。

  3、投资申花,毁誉参半

  2007年,朱骏个人收购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促成申花、联城合并,组建新的申花俱乐部,申花在朱骏的运筹下,先后引进了阿内尔卡、德罗巴,成为中超史上至今为止第一、第二外援。但在上海乃至中国足球圈的朱骏,却是毁誉参半:有人说他把申花的品牌知名度带上了一个台阶,但也有人说他的急功近利的商人模式,导致申花不断内乱,而这一切的争议也直到2014年朱骏出让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戛然而止。

  三、“赌”的资本:风口+眼界+执行

  上海由于地理优势以及历史原因,向来是中国与外界对接的关键窗口,最早把握世界潮流的风向,从盛大引入《传奇》的成功,在上海土生土长的朱骏顺势灵敏觉察并抓住了持续扩大规模的中国网民对优秀网游的追捧这一缺口与风向,这也是九城坚决接连引进《奇迹》《魔兽》的关键原因。

  但从版权费到运营,硬件和安全限制,暴雪对中国游戏运营商的合作要求极尽苛刻。首先,暴雪要求最低1300万美元的权利金。其次,在分成比例上暴雪要占到总运营收入的25%,还要保证市场渠道分享收入的30%,同时运营商要负担前期的设备投资、进入市场前后的相关宣传费用、进入后的市场风险及营运成本。在运营方面,暴雪希望使用装有8个CPU的服务器,3 台服务器 加 1 台 NAD(功放)为1组服务器,每组投资金额约 60万美元,可支持 6000人同时在线。暴雪还要求保证服务器平均只有70%的在线负荷,以让玩家在游戏中感觉顺畅。

  另外,暴雪在安全方面限制的门槛也很高,游戏代理商无法修改资料库,机房有网络摄影机监控,系统也须记录每一条命令。这等于让运营商陷于完全被动的状态,用户如果出现任何相关纠纷或问题,游戏的代理运营商都没有权利解决。

  这种苛刻的要求迫使在当时的竞争当中,盛大最终放弃了这款游戏,但九城没有被吓退,仍坚持接手。这体现了朱骏一直以来坚持的商业逻辑:不赌就没有机会。对于接手《魔兽》的朱骏来说,《魔兽》不仅抢来了对手的用户,还带来了收入的高增长。他看到的是《奇迹》加上《魔兽世界》,九城肯定会超过盛大整体的营收,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络游戏运营商。另一方面,他知道拿到《魔兽》意味着下一步九城可以赴美上市。

  而能够拿下《魔兽世界》的运营权并顺利维持运营,这其实也是九城极强的接盘与执行能力的体现。

  四、沉浮之殇,魔兽离合

  探究九城沉浮之殇,简而言之,当时风头正盛的九城似乎没有意料到《魔兽》除了带来天堂,也同时带来了魔鬼。

  1、巅峰:EA入股,朱骏退离一线

  2007年5月,九城宣布接受EA 1.67亿美金入股,EA持有第九城市约15%的普通股股份,九城还公布了在中国大陆独家代理运营EA Sports FIFA Online的合作协议。1.67亿美元!这样的投资额投在当时可谓是天价,并且还是游戏巨头EA入股,九城的风头可谓一时无俩。

  成功引入《魔兽世界》、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成功、成功获得EA天价入股,朱骏与他的九城可谓达到了人生的一个巅峰。九城也与盛大、巨人组合成为了上海游戏业的三驾马车,撑起了当时中国游戏业的大半边天。但巅峰即是没落的开端,九城自此开始了它的曲线下降。

  2008年朱骏聘请了职业经理人陈晓薇担任九城总裁全权负责九城的运营和战略规划。当时坊间传闻功成名就的朱骏并没有继续担任九城的掌门人,而是选择退休移民新加坡。不少人认为,正是吴晓薇的强硬作风在九城与暴雪的后期矛盾中助推了态势的恶化。

  2、魔兽越来越火,暴雪和九城却越来越冷漠

  而最致命的一点是,九城开始和暴雪产生矛盾。

  一方面是暴雪持续对运营事务的干预,包括在更新资料包时要求更换所有服务器,并且必须购买暴雪指定的。而九城方面态度也开始强硬。和《魔兽》在中国玩家中越来越火相反的是,暴雪和九城的合作运营关系越来越冷漠。

  另外一方面是九城和暴雪双方的博弈。暴雪方面,面对不再愿意配合的九城,暴雪开始推进亲自进入中国市场的战略,于2005年着手执行建立暴雪中国分公司的计划。2006年开始暴雪在中国加速扩张。而九城此时也走了一步很诡异的棋,他们开始把《魔兽》项目组的核心人员纷纷调离让他们去负责公司新代理的各种新游戏,而把九城自己做研发的人员调过来做《魔兽》的运营。但令朱骏没有想到的是,这步棋伤人伤己。首先是项目组负责人亲暴雪派的孙涛直接辞职,去建立了自己的公司,还带走了一批人。之后九城换上的新COO是周宁,相对之前的COO孙涛,她对待暴雪要强势许多。九城运营方面的负责人吴健则因为不愿意去做别的项目,被暴雪顺势挖去做了暴雪中国的第四号员工。

  3、想改变依赖,但缺研发基因

  平心而论,九城的战略是控制并平衡自己与暴雪谈判的位置,谁都想把话语权控制在自己手里。所以,他们走多游戏代理,尝试摆脱暴雪的控制,推自主研发,甚至拉EA入伙,都是为了让自己对暴雪的谈判筹码更多一些,从战略层面上说,这个大方向是没错的。

  然而,那个时候的中国游戏研发整体水平并不高,落后就要挨打还是一个很现实的道理,卡在九城脖子上的是整个产业的落后,所以暴雪始终握着最终话语权。并且,对比来看,巨人掌门史玉柱当时也退离一线并没有让巨人垮掉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巨人拥有自研能力,《征途》毕竟是自己养的孩子。但九城并没有。

  4、失去《魔兽》

  这一切的矛盾持续积累着,终究在2007年5月21日九城接受暴雪死对头EA的 1.67亿美金入股时被引爆,暴雪和九城的合作终于没有了挽回的余地。2008年开始,暴雪开始寻求其他接盘《魔兽》的公司。九城的这场博弈最终以2009年7月30日网易《魔兽世界》重开内测而宣告失败。

  虽然从九城的角度来看,《魔兽》就像一个烫手的山芋,其高难度的运营和巨大的维护成本一直让九城焦头烂额。但是,《魔兽》对于九城来说仍然是最重要的利润来源。九城在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后连续亏损三年。据其财报显示,2011年Q3和Q4亏损分别为149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Q4净亏损比上一季度扩大35%。2011年全年,九城净亏损高达 2.84亿元。

  五、十字路口,九城一直在徘徊

  九城自此迷失了方向。一方面,九城在自研产品上始终没有爆发。最开始是《奇迹传说》和《行星边际2》,但上市后都表现得不温不火。

  1、产品不给力,《火瀑》未如理想

  在确定回归后的前后几年,朱骏经常前往美国,所有这一切都只是为了《Firefall火瀑》——一款朱骏期待可以代替《魔兽世界》的游戏。九城收购美国前魔兽开发团队Red5工作室研发《火瀑》,后又花了1.6亿美元给自己和奇虎360成立的子公司拿到了《火瀑》5年的国内代理运营权。虽然重金投资和明星研发团队的双重包装下《火瀑》在一定程度上赚足了眼球,但是任何公司,只要赌注太集中,小盈都是败。

  作为魔兽之后委以重任的唯一大作,《火瀑》赐予的目标何等之高,但是在很长的研发周期下,未上线之前的在这一年九城还有什么产品可以依靠。雪上加霜的是,《火瀑》上线后并没有给九城带来好运,市场反映未如人意,国服还连连“跳票”。前段时间Red5工作室甚至传出拖欠工资核心员工离职的负面消息。

  而到了手游时代,更是鲜有听闻九城的消息。

  2、“赌徒”归来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朱骏逐渐把精力从足球转移到公司上。九城与中兴成立了合资公司中兴九城,推出智能家用多媒体电视盒子“Funbox饭盒”。在转型的路上,游戏依然会是九城的主业。2014年朱骏出让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并宣布回归第九城市。

  朱骏重回九城,延续着他一贯豪爽的侵略风格。最开始是押宝《火瀑》。《火瀑》难产后,2015年底联合360以首付5000万,总计5亿美金巨额拿到韩国游戏开发商Smilegate Entertainment公司的SG射击游戏《穿越火线》的IP授权,表示将在中国大陆地区开发及发行《穿越火线》FPS手游。

  目前来看即使已经是近年来股价最高的时候,九城市值也不过7000万美金左右,拿出接近自己市值来代理一款游戏的首付,大概没有比这更能称为“豪赌”了,更何况还有后面的4.5亿美金。

  据了解,九城还围绕此IP推出了金融投融资属性的APP“泛娱宝”。然而坊间有传,这次的合作可能有变,具体情况也需要有待时间验证。

  3、个人之殇

  回顾九城的历史,可谓“成也朱骏,败也朱骏”,朱骏极强的个人能力、眼界与个性标签,推动决定着九城的前期发展至到顶峰;而后期朱骏豪爽之中所带的随性、以及对于未来形势判断的一些失误,特别是其对公司的整体管理思考的欠缺,也使得九城从顶峰跌落至后来的低谷。

  据媒体报道,朱骏第一次涉足商圈,则要追溯到他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淮海路边上摆摊头,每件卖25块”,当时三个同学在马路边上使劲地吆喝,衣服是全部都卖出去了,但是到最后却发现手里的钱还是只有100块,“每件衣服25块,五件衣服就应该卖掉125块啊,后来左算右算我们才发觉,原来有一件衣服在混乱中被别人给偷走了。通过这件事情,自己学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经商之道——无论干什么,管理都非常重要,那个时候正是因为我们只把眼睛盯在了简单的卖东西上面,盯在了钱上面,才会疏于管理,才会让小偷有可乘之机,由此可见,无论干什么都要将管理放在第一位,没有好的管理就不可能出来好的效益。”

  对于管理之于企业的重要性,朱骏通过经历这次九城的成长曲线之后,可谓体会更深。九城能否如当初拿下《魔兽》一样赢下接下来的一场又一场的“豪赌”,我们也拭目以待。

关于作者: sf99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